深海之森

沉睡在世界中心的灵魂,
将永远都不会苏醒。
每个人,都是深海的一处森林。

【白鬼】瞳中人(七)

“说完了吗?”


“嗯。”


事情并不比他想象的要复杂,至少,照目前的情况来看。


白泽叹一口气。


“鬼灯,我只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相信与否的权利在您,不过我的答案是,是的。我绝对没有骗您。”


“既然如此,那你又为什么在一开始骗我,说自己是‘瞳人’呢。你若说实话,我也不会对此有疑虑吧。”


“那是说不定的,白泽先生。”


“为什么?”


“因为那时候有唯一可用的...

2018-11-17

【黑白独】无烟城

“不知名的外来者,你从何处而来。”


“从荒漠的尽头,辰星升落之地。”


“你要在此居住吗?”


“是的,我想找一个归处。”


那是一座无烟之城。


城中见不到其他人,只有为他引路的路德维希。


爱因斯习惯性地点起一根烟——他需要尼古丁来平衡思想——只是举起打火机的手刚刚落下,路德维希的手指便伸了过来。


“这里不允许抽烟。”他轻轻捻手,将它掐灭了。


“如果你要在这里生活,就应当接受这儿的规则。”他瞥他一眼,“明白...

2018-11-16

立个flag,

明天更新白鬼瞳中人,

新开一篇黑白伊,再补一篇黑白独或米独👀✨

2018-11-16

【白鬼/白丁】日本怪谈五题

#灵感与素材来源于民俗学家的日本怪谈录


一、神隐


日本的乡村,有黄昏以后孩子不能外出的禁忌。


“喂,你还不回去吗?”


坡上,一个男孩,立成一道直影。


“怎么了,安川?”


“你在跟谁说话。”


“我在说丁——”


“你管他做什么!反正是没人要的孤儿!”


“快点走吧,太阳马上就要落山了。”


田间的孩童哄散着跑开,只...

2018-11-13

【白鬼】瞳中人(六)

黄历上写着——“不宜出行”。


白泽回到医馆的第一件事,就是迈步到墙前将那张纸狠狠撕下,把它揉成一团泄愤般地丢进了垃圾桶里。纸团顺着黑色塑料袋凹陷的螺旋纹滚了一圈,才静静地躺到了混杂着各色医药化学固体粉末残渣的底部。


白泽一路跑回来,中途没有停歇,现在也还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本来就是坐惯了办公室的人,身体素质也只是勉强能应对职业的体质测试而已,算不上有多好。

背后并没有洪水猛兽追赶,他的额头、背部,却满满地沁出了汗。


他在原地滞了片刻,直到差不多镇定下来,心跳的搏动也恢复了常规的频率——才一步一步地向着主治医师的座椅...

2018-11-09

【白鬼】瞳中人(五)

白泽觉得自己几乎是在一瞬间闭眼又醒来——因为他没有做梦。事实上他睡了很久,日上三竿。今天医馆闭门休息,桃太郎也休假回家了,整个屋里只有他一个人。


哦,还有一鬼。


轻轻将食指搁在眼睑上,他只能感觉到那层皮肤下微微颤动的眼球,还有偶尔扫到指腹的睫毛。

连颗沙子都摸不出来,这里面怎么可能还搁得下一个人呢?


白泽觉得很少会再做梦也许就是因为自己本来就活在梦里。

梦做久了,也就很难分清现实。


他从床上坐起来,慢慢走向座机的桌台。


已经快十二点了。...


2018-11-02

【白鬼】瞳中人(四)

今晚的月亮格外明亮,白泽想着。

离开中国到日本这么长时间以来,他还没有过这样安静坐在房间里望着夜空的体验。


医馆附近临着一座古村,那里即使通电,晚间道上也只有一盏晦暗的灯,路边是河道与一排杨柳,稍有不慎便会从没有河堤的岸边滑落下去。但事故很少发生,习惯了与自然相处的人即使在黑夜中也不会迷失道路,更何况头顶还有一片比灯火更为耀眼的星空。


白泽坐在床边,他的床靠窗,窗外便是一片夜空。

寂静之中,他耳畔又响起了鬼灯熟悉的声音。


“今晚月色很美。”


尽管内容出乎意料。


白泽有点想笑,他知道这是日本人的...

2018-10-21

又是预告(?)

从下周开始又要繁忙起来了,

论文,体测还有辩论和测验什么的,

虽然本质上是不影响更新,因为会时不时诈尸

但还是希望能征询一下(看到这条动态的各位的)意见


会继续更新白鬼的《瞳中人》和普独的《帝国之剑》,会新出莫妮卡中心的《命若琴弦》,然后是以白鬼为主的《诗经十题》。


由于最近在补家庭教师和游戏王两部动漫,可能会偶尔写写5127或暗表的cp文,也请大家注意避雷x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想法,

就是我想尝试通过塔罗牌的占卜来写作。

之前只给自己和朋友试过,感觉还是蛮准的。用于写作的话大概就是大家提一个cp和一个问题,然后我通过占卜所得到的结果来提供梗或是直接写文。


希望...

2018-10-15

【白鬼】瞳中人(三)

第二天,躺在床上还在美妙梦境里来回的中医不意外地被自己的弟子生生地摇醒。


“白泽先生?”


“啊,桃太郎……”他爬起来,睡眼惺忪,“怎么了,有新的病患……?”


“啊,不,不是。”弟子无奈地摇摇头,“因为有点担心——不好意思先问一句,您的眼睛今天怎么样了?”


“眼睛?”


白泽的第一反应是,我的眼睛怎么了吗?


他眨了眨眼,突然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


对哦,他的眼睛里有一个“瞳中人”啊。


但是,刚才眨眼的时候,似乎没有钝痛...

2018-10-14

【米独】高中同桌的弟组(段子向)

#沙雕段子合集,非战斗人员请立刻撤离!!!#

#警告!警告!警告!#

#严重ooc与逗比文风,来自真人真事;标题党预警#


从小到大孽缘不断,连续做了九年同桌的阿尔弗雷德与路德维希,

在完成初中学业后,终于步入了高中的大门。

没错,这一次他们依然是同桌。


【谁能想到这个十六岁的少年四年前——】


某节课上,王耀老师提到说如果你打一只狗,它会咬你一口。

然后阿尔的前桌诺便打了一下他的同桌丁马克,对方十分配合地乖巧嗷了一声。

于是他也激动地打...

2018-10-13
1 / 15

© 深海之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