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之森

沉睡在世界中心的灵魂,
将永远都不会苏醒。
每个人,都是深海的一处森林。

【书评】无脚鸟的安乐乡

同白先勇先生一样,写给那一群,在最深最深的黑夜里,独自彷徨街头,无处归依的孩子们。


一位同性恋作家笔下,一部关于六十年代少年同性沦落群体在台北生活故事的作品,会是什么样的呢?


白先勇用他的《孽子》作为回答。


——这是一群彳亍在他们的黑暗王国里,徘徊在那可望而不及的安乐乡上空却永远也寻不到归处,无法落脚的青春鸟。


主人公李青,承父愿入军校,却因同性恋行为被校方退学,父亲也握着枪将他赶出了家门。几乎露宿街头的他无意间闯进了沉沦少年们的“王国”,并逐渐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每天在师傅的“指点”下接待形形色色...

2018-09-22

【白鬼】午夜凶铃⑪

开头假车慎入(因为不会写真车【哭】),假车为⑩章节番外,

阅读⑪章节可直接下拉,注:此章节暂无白泽戏份


来,做吧。


尽管没有一句话语在字面上传达了这样的含义,但毫无疑问——鬼灯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在发出这份强迫性的邀请。


他揪着他的衣领提起吻他时,那上面绿色祥云般的旋扣已然自觉地掉了下来,随后领口便也自然地撑开,那顺着右耳垂落下来绑着铜钱的中国结被鬼灯握在手里揪得有些生疼。白泽在很莫名的状态之中,第一反应是要夺回控制权,他分开鬼灯的双手将它们往后一按,两人顺势便倒在了地上。


一切都在按着计划发展,辅佐官却开始莫名躁动...

2018-09-16

【黑白独】AIGAKI

献给 @叶清水 


AIGAKI:另配钥匙


两人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无论何时有谁问起路德维希:他与爱因斯是怎么相识的这个问题时,他都会情不自禁地瞥起嘴角,像是想起什么有趣事情般的笑着说道。


“他啊,是我从大马路上捡回来的。”


如果爱因斯也在一旁,他便会轻轻地哼一声作为回应,只是不自觉弯起的那道弧度证实了路德维希所说的话并非玩笑,而是真到不能再真的事实。


爱因斯确实是路德维希从大马路上捡回来的。


柏林经济轰然崩溃的那...

2018-09-10

【白鬼】午夜凶铃⑩

“所以——”

“J形病毒和R形病毒,究竟有什么区别呢?”


“从这一点来说,确实是很复杂。”

丁闭上双眼,在脑内绘制的图像似乎可以借此传达给对方,

“R所代指的是环状病毒Ring,它的特征就是像一个封闭完整的圆环,由诅咒产生并自发进行扩散;而J形病毒就像是将一个圆环从中间切开再拉直的线,它的传播相对来讲是很慢的……就像功能上的相互补充一样,在形体上它们也互补共融……”


在形体上——鬼灯的脑海里似乎已浮现出了‘丁’所描述的那两种病毒被投射的影像,一个是封闭的圆环,一个是细长的弧线,两者互为补充又互为融合——


他突然滞住。...


2018-09-07

【实践报告】月湖小记(2018.9.3)

宁波九月的星期一,正是寻遇而返、得见骤雨初晴的好日子。


早起为先人做祭,跪拜,点上三柱香。

案上经纶,座前瓜果,黑衣巡礼,佛经遍遍咏诵。


其实诸多礼节,也许并非更多出于皈依那份宗教的热忱。

最深的寄托,还是希望着,逝去的亲人能够感知这份思念,能够聆听我们的祈祷。


愿一切灵魂在黎明到来前安然如梦。


八点,出门,踏上一番不算是远游的远游。

从余慈边界到宁波市区,也就是周杰伦四五首歌的时间。

地铁转站,步行百米,与组员在贴阁碧相见,又是另一种欢乐。


谈到主题方言,又说...

2018-09-03

【西比】小红帽的木屋

#黑童话,ooc,渣文笔预警#   是 @赤朱丹彤 的点文


在林中打猎十几年,安东尼奥从未见过这儿还有其他的任何人。
除了,一个披着深红色斗篷,名叫贝露琪的女孩。

她就像童话中生活在森林木屋里的小红帽。

天真,单纯,活泼开朗,不问世事。


而安东尼奥,似乎也是如此。

尽管已是个资历够深的猎人,他在本质上也还是一个阳光的大男孩。


森林就这么大,世界又那么小。他们时常在路途上碰面,各自没事,便坐在一起说话聊天。


“今天也打到新的猎物了吗?”


“是啊!...

2018-09-02

【白鬼】瞳中人(上篇)

#一点废话和脑内#↓↓↓


关于起因:以自己的亲历事件为灵感,适当借鉴蒲松龄先生《聊斋志异》中《瞳人语》一文。

(实在是忍不住打算先写了!原定是在#午夜凶铃#专题完结后再开的新坑,但算了算起码还有五次更新,实在忍不住了所以打算还是提前写了w!)


关于内容:现世设定

人物介绍:

白泽:原本是都市里一只包治百病的老中医(?)

鬼灯:一个磨人(眼球)的小妖精


脑洞极大,毒性极强,ooc有,请小心食用↓


—上篇—...

2018-09-01

【白鬼】午夜凶铃⑨

淋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白泽一动不动地趴伏在自己的床上,手里攥着还在振动的手机。

他听见浴室旋门扭开的声音,浑身僵住。


为了找到最绝佳的机会,

现在还不是时候。


但,不能再等下去了。

他紧咬牙,按下通话键。



这可能是认识的这几千年来,他们唯一没有秒打秒接的一次。


鬼灯在那头等了很久,才听到电话接通的“嘟”声。

心里渐渐涌起不好的预感。



“……”


“您已经睡了吗?”


那头传来的声音似也有些莫名。

“不,有什么事?”


“刚从现世回来,才知道得流感的狱卒人数又增加了。地狱的库存有些告急,可能急需一批

2018-08-29

【黑白独】告白

#梗源知乎#ooc预警

路德维希正看着手机,突然收到一条爱因斯发来的信息。

“我要跟我喜欢的人表白了!”

路德维希一怔,懵了半天,回了条信息:去吧,祝你好运!

他扶着额头,有点说不出话。

没几秒,对方又回了句:但是我没有勇气说不出口,怕被打!

路德维希:没事的,我相信你!此时他已酸楚地想落泪了。

爱因斯:我已经到门口了,不敢敲门!

他用湿纸巾蘸了蘸眼角:不要怕,你是个好人,会有好报的!

爱因斯:那你下来开门吧,我在你家门口!

路德维希赶紧跑去开门,看到他的那一刻伤心的泪水瞬间化为感动!

爱因斯拿出手里的那束玫瑰花说:你哥在家吗,我喜欢他好久了。

2018-08-23
1 / 14

© 深海之森 | Powered by LOFTER